《神聖的你 The Sacred You》2017年1月 隆重上市!

人生最高的祭壇,其實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內心。透過這本書,我希望你把它找回來。----- 楊定一博士

在苦難中,找到生命的永恆

在苦難中,找到生命的永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每一個清醒的受苦,都是神聖的,是把受苦變成我們的選擇,把它變成人生轉變最大的機會。

前面提過,危機帶來轉機。話雖如此,在人面臨困境時,不見得能很快接受這一道理。尤其遇到人生的危機時,會認為自己為什麼那麼坎坷。看到別人有錢、有名,樣樣都順,為什麼自己事事都不順。內心的委屈和傷痛,無以形容。這些際遇,同樣會讓我們認為生命不公平。這是每個人在家庭、工作、交友都可能遭遇的情況。

遇到這些朋友,我除了安慰,通常也會提醒──上帝是公平的,而宇宙不可能犯錯。
一個人名氣越大、越是有錢、越是一帆風順,往往越是耽誤了人生轉變的契機。既沒有任何改變的動機,也沒有任何做改變的機會,甚至根本不覺得需要去探討這些人生的大問題。我們也很容易忘記,任何人間所帶來的方便或成就,早晚都會消失。累積越多,失落了,就帶來越大的危機。這個現實,很少人可以過關。總有一天,一樣會失落,一樣要傷痛。

我們對物質的追求與重視,也是基於我們從小被灌輸了物質的重要性。媒體上的明星和名人,看來風光,又多彩多姿,又酷,讓我們也想把這樣的影像,貼附到自己身上。出名的運動家或球星、才華洋溢的發明家、百萬富翁或能呼風喚雨的社會領袖,都有類似的吸引作用,讓我們不斷地往某一種社會角色看齊。順著這種心理,商業廣告也要採用名人的形相,來吸引大眾的注意力,帶動消費的欲望。我們採用某一個產品,好像也連帶買了這個產品代言人(名模、明星……)的形相。

我們很少想到,富人、名人或呼風喚雨的人失去了所有的財富、名氣和權力,他的生活狀況會有多麼大的動盪。相對地,一個生活簡單的人,失去了所有的財產,生活狀態的轉變也很有限。他本來就很樸實,物質對他並沒有很大的作用。

此外,在這些出名的人的背後,無論我們認為他有多少成就,其實,就我的觀察,這些人非但都不愉快,煩惱還特別多,自視甚高,對別人特別有看法、有評判。
這些煩惱,很多還是自我形相的要求所造出來的。一個人活在相當快的步調,隨時都承擔著不可思議、數不清、很難紓解的壓力,也好像永遠追不上自己或別人所期待、所設定的目標。球星不可能每戰必勝,做生意也不可能永遠獲利,政治家也不可能次次勝選。一路要承擔的全是壓力和憂鬱,而這些壓力轉化為不安和焦慮。很多出名的人,自然會以酒或藥物來釋放壓力。這是一般人所看不到的。
再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觀察,外在成就──人間所認定的財富名望,不光是無常,在我們全部的生命裡,更是不成比例的小。可惜的是,卻誤導了我們每一個人。
清醒的受苦,開啟神聖的內在空間活在這個世界,我們的注意力不斷地被帶向外在的形相。只有透過失落,尤其重大的失落,不管是感情、家庭、事業,才會突然體會到生命的無常,而回到內在。

重大的失落,讓我們沒有第二條路可退,反而能讓我們向內看,回到內心,希望找出來一條路。

我才會稱任何失落都是神聖的,帶給我們一個祝福,本身就是一個大的恩典。
尤其,我們遇到災難、重大的損失或死亡的時候,突然體會到無法以理性解釋、沒有道理的痛苦。這時候,一個人才有機會跳出來。從局限的意識,轉向無限大的一體意識。從相對,轉到絕對。

從「我」,跳到「無我」。從「腦」,落到「心」。

這時候,面對外在,雖然痛心,只要回到內心,回到「在」,自然可以體驗到平靜。這是很多人一生早晚都會遇到的經驗。然而,只有少數人才可以透過這種刺激,徹底轉變意識,而從人間的旋渦跳出來。

重點是,我們遇到任何危機,甚至災難,是否可以接受、容納,甚至全部臣服。
面對災難,看著它。透過每一個瞬間,面對、甚至迎接每一個危機甚至災難,都可以接受,這才是清醒的受苦。

清醒的受苦,本身就是神聖的受苦。

有時候,這個瞬間所帶來的痛苦太大,就算我們沒辦法接受這個瞬間,是否可以試著去接受自己這個「沒辦法接受」的反彈。

如果還是沒辦法接受,我們還是試著去接受自己「沒辦法接受『沒辦法接受』」。
同時,我們也可以在內心試著把一切的痛苦交出來,奉獻給其他的眾生,奉獻給這個世界。比如說分手,在最信賴的關係中受到說不清的委屈,我們也許可以在心中把種種委屈帶來的痛苦,很誠心地交出來,奉獻給每一個人,每一個和我們有同樣痛苦的人。我們承受這種委屈,也就好像在為每一個同樣處境的人,承受同樣的心痛和委屈。

這樣子,不再有任何對抗,我們會突然有一個寧靜。而這個寧靜也自然淡化,甚至消除這個痛心。

清醒的受苦,作為一個練習

人生大大小小的失落,我們每一個人都經歷過,而且通常很難走出來。我想再跟大家分享一次,把前頭所談的「接受反彈」與「奉獻痛苦」兩個觀念,作為一個練習來分享。這個方法相當有效。如果你或身邊的人正為失落所苦,或許可以試試看。

只要失落浮出來,我們首先覺察它──看著它,觀察它。比如說:
___(某某事),讓我心痛,我知道。
___(某某人),讓我難過,我知道。
這個人所講的話,對我造成刺激,我知道。
這件事,對我造成的打擊,我知道。
這件事,或這個人,對我帶來的傷害,我知道。
他太狠,別人想不到他多絕情。<───>我知道,我也只能接受。
這件事對我太不公平,太冤枉。<───>我接受「太不公平,我被冤枉」。
這件事,對我人生帶來的衝擊和危機,讓我幾乎絕望。<───>我也知道。
我沒有別的選擇,他逼的我無路可走。<───>我也知道,我看著這個念頭,我也只好接受。
我不想活下去。<───>─我都知道,而我可以接受我有這種想法。
難道人生就這麼悲觀,這麼殘酷。<───>我知道自己很悲觀,承認自己就是這麼悲觀。
我很掙扎,夜裡老是驚醒,沒有人知道我多難過。<───>我知道,我可以接受──這個難過。
我不可能接受這些話,也不可能原諒。<───>我接受「不可能接受」,也接受「不可能原諒」。
這種練習讓我更難過<───>好吧,就知道自己更難過,知道自己沒辦法忍受。
這些話讓我反彈更大。<───>我接受「我就是反彈」。
接受,接受,只是接受。
再不好的念頭,都接受。再難堪的場面,再可怕的記憶……都接受。
用這種方法,不斷地接受每一個瞬間所帶來的念頭。無論多麼負面,想個辦法,接受這些念頭。這個練習,也只是這樣子。
看看,有沒有各式各樣的方法,來放過自己。
一個人放過自己,也可以放過別人。

──
接受反彈,是清醒的受苦很重要的一部份。
除了前面的「接受反彈」的練習,有些人生的失落實在太大,我們很難接受、面對。苦本身會帶來一連串的負面念頭,讓我們跳不出來,看不清週遭。在苦、在痛心的時候,很難踩剎車。所以,需要給自己一點緩衝。
最好的緩衝,就是知道──個人的痛,不是個人的,而是反映人類集體的無意識。
我多年來也跟週邊的人分享這第二種方法。
──
面對失落、創傷,看著自己正在發痛的心,同時看看可不可以有一個念頭──此刻的痛心,其實是為了全人類在承擔。
心裡不舒服,同時知道,自己是為了全人類所帶來的集體無意識而不舒服。
心痛的落淚,知道自己是為了全人類在痛心、在落淚。
就讓這個痛心、落淚,完成它自己本身帶來的最大的目的。
將個人的痛苦與犧牲,獻給每一個生命,每一個過去、現在、未來同樣面對失落的人。也就好像我們為人間承擔這個無可奈何的痛苦,作為一個最高的供養(offering)。
不要小看這個供養、奉獻的念頭,它會帶給我們一個安慰,讓我們的痛苦有一個安頓的空間,可以走出一條路。
──
遭受嚴重創傷的朋友,我也常建議──可以在淋浴或泡澡時,讓情緒出來。一個很好的方法是──連續四短一長的醒覺呼吸 。透過它,打開我們的制約和約束,而讓情緒最深的層面浮出來。
這時,可能有眼淚,有痛心。同樣地,將這些眼淚、痛心、甚至種種痛苦的記憶作為最高的供養,帶著這樣的念頭──
就讓我,為人間承受這個痛苦。
透過我的痛苦,希望能釋放其他人的痛苦。
你可以用自己的話,只要誠懇,帶著交托、供養全人類的心意。這就是一個練習。
每個人都可以試試看,只要這麼做,就可以給自己帶來安慰,也讓苦、甚至對苦的反彈得到一個神聖的空間。

更多書摘
上一篇 神聖,離不開「這裡!現在!」
不後悔,活在不批判的神聖空間 下一篇

延伸閱讀

全部的你

《全部的你》2017全新增訂版

人生,離不開身分跟「我」;而人生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快樂。找到全部的你,也就是找到全部的生命,因此,也就找到快樂。

更多
螺旋舞:打開身體的結,找回快樂的你

《螺旋舞》

越對立的年代,越需要找回寧靜的自己~讓宇宙最強大的力量,輕鬆幫你打開身體的結!

更多
呼吸的自癒力:簡單幾步驟,降低壓力和焦慮,提高專注力,帶來情緒的平衡

《呼吸的自癒力》

一呼一吸,是維繫生命的證明,善用呼吸練習,則能療癒身‧心‧靈,讓你恢復愛的能力,找回真實的自己。

更多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21世紀最實用的身心轉化指南

《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

分心年代,靜坐讓我們訓練心靈,開發大腦神經新迴路,放鬆心智,找回身體失去的平衡,重尋健康。安住於當下。

更多
真原醫:21世紀最完整的預防醫學

《真原醫》

真原醫 是最古老也最先進的醫學,相信完全的療癒需要身、心、靈的徹底轉變!

更多
幸福由心生

《幸福由心生》

因為事與願違,才能心想事成,日本百萬暢銷作家渡邊和子,一生跌宕起伏。

更多
《神聖的你 The Sacred You》 馬上購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