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運動和療效姿勢結構調整

《真原醫》修身也修心的運動!

前言

螺旋運動 幫助自身的結構溫柔回轉

楊定一

在寫《結構調整》的同時,其實我已經使用這一技巧將近三十年。和過去許多理念上的突破一樣,這一技巧不是透過書本的知識得來,而是在輕鬆的散步、跑步甚或休息時,突然體會到的。

我在許多公開演講場合,和各方朋友分享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系統作用的差別。一樣地,也是二十歲左右,在紐約東曼哈頓的東河旁跑步時突然降下來的領悟。讓我體會到交感和副交感兩個系統的差異,甚至貫通了如何著手調整,找到回復均衡的切入點。

這一切,突然明明白白攤在我眼前,是再簡單清楚不過了。我激動得掉下淚來,接下來幾十年,也就投入這個發現在全人健康上的實踐。

我在《真原醫》、《靜坐》都提過,交感神經是自律神經系統的一個主要部份,一般的作用是讓身體緊張、肌肉緊繃,代謝加快、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而副交感神經的作用剛好相反,是帶來放鬆的反應。

現代人的現況是這樣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活在交感神經的過度刺激裡,很少人能在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的作用間取得平衡。幾乎每一個人都受到交感神經過度活化的壓力,承受不愉快的副作用。

然而,如果懂得怎麼刺激副交感神經系統的活性,就可以達到全部放鬆的作用。

有意思的是,交感神經的作用與控制是經過大腦、中腦、小腦、腦幹和每一節脊椎延伸出去,沒有某個單一的「調控核心」可以打開或關閉它的功能;然而,副交感神經的放鬆作用,卻可以透過上游的中樞達成。也就是說,放鬆身體的呼吸,乃至於代謝、心跳種種反應,是有訣竅的。

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系統的運作機制,與兩者在調控上的差異,這個發現,對我當時而言,就好像一道電光突然照亮了夜空。於是,我這幾十年透過科學的驗證,設計出各式各樣的方法,幫助自己和大家達到副交感神經系統帶來的全身放鬆。

比如說,透過簡單的情緒管理練習、身體的拉伸、呼吸和其他的靜坐方法,就可以活化副交感神經系統,讓全身放鬆。我在過去透過《真原醫》、《靜坐》各個作品和活動也帶出來與大家分享。

最讓人想不到的是,例如再簡單不過的舌抵上顎,就能活化副交感神經系統。這些方法,在多年推廣之下,也幫助很多人體驗到放鬆的反應。

————。————

回到結構調整,多年來,我一直透過台北市的「身心靈轉化中心」示範從「整體」出發的結構調整,我相信,有不少讀者曾經體驗過,也頗有獲益。我所談的整體的結構調整,既有一個人自己透過運動來調整的層面,也有接受專家徒手矯正的層面。

這本書和示範的影片,會集中在運動。希望未來有機會、有時間,再將專家的徒手矯正做一個詳盡的說明,與其他古今中外的方法對照。

這些年來,我也搜尋許多文獻和資料。在無數種派別中,發現過去的方法都集中在被動的調整,很少教一個人主動去調整自己。不光是如此,我幾乎沒有遇到其他派別特別強調這本書所介紹的螺旋動力

舉例來說,有瑜伽基礎的朋友,多半擅長水平或垂直面的動作。對這樣的朋友,這本書的螺旋運動非但可供對照,甚至能作為實際調整或練習的互補。我相信自然會對人體的結構調整有一個更深刻的理解,甚至能讓自身的結構徹底轉變。

我也幾乎沒有看到其他作品談及反轉動作與意識轉化的關係,以及好轉反應的觀念。這些,我都會在這本書講清楚。

我時常提醒大家,從真正的智慧所延伸出來的知識,其實早就已經被發現了,而且經過無數次的驗證。畢竟,人間的學問不可能有什麼新的發明。最多,只是換個語言來闡述。

舉例來說,古人老早就知道這本書所談的原則,只是沒有透過理論解說建構一套完整的知識體系。或者說,沒有把徒手矯正和自主運動的理論整合在一起。

然而,這些方法的有效性,就像我在「全部生命系列」帶出來一套完整的身心靈、生命、真實的科學,早晚有一天也會被科學證明。

TOP
馬上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