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世代,我來表態!

大人世代,我來表態!

大人代表

蔡振南

走過坎坷,才能讓人生回甘

作者/宛家禾

「我沒那麼開朗,但也沒那麼哀怨,應該想的都想過了,該過的也都過了,我不能說『自己比別人辛苦』,不能講這種話,誰不辛苦?別人的苦我大概都有,別人的樂我應該也都有,」蔡振南如此剖析自己。
蔡振南的面向很多,而漂泊、悲情似乎是人們對他所熟知的印象,電影《多桑》由他來詮釋,絲絲入扣。
當然,他也有喜感的一面,在一播數載、直到前幾年才停播的汽水廣告中,蔡振南不厭其煩教導非洲友人講中文的片段十分洗腦。而最近植劇場《花甲男孩轉大人》中,他與盧廣仲一鏡到底的父子追打戲也引人發噱。



起落人生、觀察周遭造就演繹功力

蔡振南的填詞作曲、演出之所以能牽動人們的悲、喜,自身起伏的過往似乎是原因之一。「我跟大家都一樣,其實我並不特別,但人生起起落落,跌到谷底當然也是很沮喪,有時候也會想放棄,好像想什麼都不對、做什麼都不對,」他說。
這些際遇被他寫進〈心事誰人知〉、〈漂泊的七逃人〉、〈為何心糟糟〉、〈流星我問你〉等膾炙人口的歌曲,成為1980年代的庶民國歌,也捧紅歌手沈文程。
除了自己的經歷,他也觀察周遭的人事物。「我的工作都是在觀察人生,寫歌的人要到處觀察人生才會有寫歌的元素。」



不只是人生百態,連狗的眼睛也觀察

「我喜歡觀察狗的眼睛,只有狗的眼睛會說話,牠們跟人類接觸太多,會用眼睛跟人類講話,無論是你家的狗或路邊的狗,你一定能看懂牠想幹什麼,」蔡振南肯定地說。
對周遭事物,乃至於動物的觀察,造就了他對戲劇角色的詮釋功力。曾勇奪第8屆羅馬「亞洲電影展」最佳男主角的蔡振南分享他的演戲心得。
蔡振南認為:「演戲的時候不是只講台詞,口條好也沒用,動作多誇張也沒用,而是你眼睛要講話,嘴角還要能表達6個字:喜、怒、哀、樂、奇、懼,像3歲小孩的好奇,60歲老人的恐懼,還有中間的喜怒哀樂,這叫作『人生六字』。」



開明的父親養成獨立的孩子

論到從20年前的《多桑》開始演爸爸,到《花甲男孩》裡的父親,蔡振南對於做父親可有特殊心得?
身為兩男一女的老爸,蔡振南說他跟傳統的台灣父親一樣,嘴硬心軟。「不過我在家裡私底下比較民主,我不會教育小孩、也不會管教小孩,從小我就訓練他們負責自己的生活,我跟他們說你自己的人生你自己選,老爸也沒有辦法幫你們規劃,你們要做什麼老爸也無權反對,自己的人生自己要負責,」他說。
蔡振南的孩子們也的確獨立,應徵找工作從不寫明自己的父親是誰,「所以公司都覺得他們『父不詳』,我有問過他們為什麼不寫你老爸是誰,他們都說不要。」
現年60出頭的他近來當了阿公,他坦言當阿公的心情跟做父親不同。「做老爸帶著期待跟罣礙、擔憂,做阿公就不用,只要玩就好了,可是我現在才發現要當阿公還必須有體力,要不然你玩不起,」他笑著說。
關於未來,蔡振南對自己的期望是不失能,「失能的人最容易拖累一家大小」,另外他也鼓勵定期健康檢查,因為了解自已的身體狀況是對家人負責。當那日來到,他希望火化之後撒在新店溪,「也不用掃墓,環保又乾淨,」他說。
起起伏伏,走過坎坷的蔡振南如今來到人生的甜蜜點,得伴又抱孫,有苦有樂,人生不就如此嗎?蔡振南亦然。

更多大人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