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現場一:八仙塵災救難現場

戴誌毅(新北市龍源分隊消防隊員,八仙第一時間現場指揮官):本來以為去支援,突然變成了總指揮

戴誌毅(新北市龍源分隊消防隊員,八仙第一時間現場指揮官):本來以為去支援,突然變成了總指揮

作者:李佳欣 圖片來源:馬景平

「救完八仙那場之後,有一陣子都不太想去人群聚集的地方,去年的101跨年我就沒去,會擔心如果真有恐怖攻擊,那麼多的傷患該怎麼救?連搭客運返鄉時也會在心裡想,要是現在突然翻車,要跟哪個單位聯絡,如果跨縣市,不同區的救護車有沒有辦法互相聯繫。」講起八仙事件,今年31歲的消防隊員戴誌毅說。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被許多年輕弟兄稱做「學長」、笑起來靦腆的消防員,竟是八仙塵爆現場第一時間的救災總指揮。其實,在八仙發生之前,戴誌毅自己可能也沒想像過。

「原本以為只是去支援一般勤務,」戴誌毅回憶。

事發當晚,戴誌毅任職的龍源分隊接獲通報,說是八仙樂園傳出火警,急需鄰近弟兄前往支援。一開始他還猜想可能是機房過熱引發失火,車子開到門口才發現是當晚舉辦的大型活動出了意外。

戴誌毅又看到門口的草皮上已躺滿十多名全身發紅、哀嚎不斷的年輕人,遠處漆黑的小路上,也接二連三地冒出被人用泳圈抬出的傷患,立即意識到這是大量傷患的災難現場,連忙打回勤務中心回報,立即啟動大量傷病患機制。

按理來說,根據大量傷患處理辦法規定,事故發生時,現場救災救護指揮官應由帶隊官或是有經驗的資深隊員擔任,協助現場救災、救護事項。但事發突然,現場亂成一片勢必要有人出來統籌救災,戴誌毅看在場弟兄中只有他受過「EMTP」(高級救護技術員)訓練,便扛下了指揮官的重擔。(註1)

不過,第一次接手病患人數這麼大量的總指揮,戴誌毅才發現演習、課堂上提到的概念沒想像中簡單。

災難現場跟演習、訓練時通通不一樣

傷患人數遠超過預期,初期的救災資源明顯不足,不僅救護人員與救護車不夠,連醫療耗材跟檢傷分類所需的傷票也迅速短缺。

緊接著又發現慣用的「START」檢傷法不適用。戴誌毅說,災難現場,檢傷人員會依據傷者呼吸、循環與意識狀態決定優先救治的順序。(註2)

但當時攤在眼前的傷患幾乎每個都意識不清。「我用大聲公喊,可以走的人到這裡集合,結果根本沒有幾個人走出來。」加上現場昏暗、傷患四肢多有高度灼傷,救護人員看不到也摸不到動脈。放眼望去,全是得優先送醫的重度傷患。

結果,才修改完檢傷指標,又發現各方派出的救護車在聯外道路前大塞車,傷患紛紛等在現場無法送醫......

「腦袋中同時有好多事得思考,就怕疏忽了其中某個環節,造成傷患的死亡。」戴誌毅透露,因現場昏暗,水池也十分混濁,他一直擔心有人倒在哪個角落或昏倒在池中沒被發現。

好在,自發投入救災的民眾給了戴誌毅不少信心。

因為缺乏乾淨的紗布覆蓋傷口,許多大面積灼燒的傷患開始失溫。戴誌毅情急之下想到請救生員至鄰近的大唐溫泉求助。想不到十多分鐘後,這幾位年輕人竟然推著堆積如山的礦泉水跟毛巾回來,足以支應現場所有傷患的需求。

看到傷患的痛苦暫時解除,戴誌毅不再煎熬,也有更多心力面對難題。約莫十點半,病患數量太多,光靠園區內唯一一個救護後送路線是不夠的,後來將現場兩個大傷區合二為一,重新佈署,解決了救護車後送路線的問題。

最後,各種急救資源紛紛到位,現場含醫護、國軍、民間團體等救災人力已超過2000人。雖然救災速度備受外界批評,但其實傷患清空速度比他預期早了約兩小時。

「八仙算是一記變化球,很多狀況都是原本在書上看不到的,」戴誌毅這一年來,不僅與其他災難專家擬出了一套新的檢傷分類法,還想出救災現場快速共享資訊的流程。也積極到各分隊分享當時的指揮經驗。

原因無他,下一次再有變化球投出時,戴誌毅要更沈穩、得心應手地接招。

*註1:大量傷患的救災現場,最先到的人員中必須先有人擔任指揮,並分派工作,協調齊一的行動,當有更高層的人到達後,再把指揮權移交出來。

*註2:呼吸速率異常、循環變差或意識不清的傷患最危險,應優先送醫;生命徵象正常但不能走動的第二優先;還能走動的為輕傷,可較晚送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