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撫平心理創傷

牛慕慈(陽光基金會專任心理師):再給孩子一個展翅高飛的勇氣

牛慕慈(陽光基金會專任心理師):再給孩子一個展翅高飛的勇氣

作者:李宜芸 圖片來源:馬景平

我家在醫院附近,那天晚上,我剛從捷運回家,連兩三個紅綠燈都遇到救護車疾駛而過,覺得非常不尋常。但我是一直到隔天早餐時,才得知八仙塵爆。看到電視上的畫面時,先是空白,再來是震驚跟不解,剎那間有種時空錯亂,覺得是在拍災難電影嗎?

那時新聞上傷患數字一直跳,我在這個領域十年了,會知道一年正常的傷友數量,因此知道這500人對醫療負擔是多麼大。我的腦袋自動跑出一些很具體的問題跟做法:想要找以前的傷友組成志工隊、接下來一兩年復健怎麼辦、人力怎麼擴張等。

隔天陽光緊急成立應變小組,電話已經開始打進來了。但其實我們初期服務的不是傷友,而是社會大眾。一次 500人受傷,已在台灣社會留下創傷,大眾處於焦慮狀態。很多人打電話來焦急地想捐錢、想做些什麼,甚至也有個老伯伯打來說要「捐皮」。同事跟他說,皮沒有辦法直接捐,他說:「沒關係我已經老到不用活了!」

在心理復健的部分,我們是待傷友們出院穩定後,先用心理評估工具,了解傷友有沒有創傷或情緒的問題,但這比較僵硬,所以大部分會在他們復健時在旁觀察、陪伴,或者一對一的個別諮商,平時也會辦些不同的活動,如端午節包個粽子當手部復健,甚至出去打保齡球、看電影,讓他們練習外出、連結社會適應活動;也會集結傷友成支持性團體,談受傷後的心情、與家人的關係、談如何因應外界眼光。

1場八仙、500個人的生命與故事

大部分的人覺得八仙是一個群體,甚至有酸民到傷友或家屬臉書來批評,覺得他們是一群愛玩的人才會去參加這個活動,受傷的人耗費許多社會資源等,這些印象不見得是正確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把自己做好,不需要評斷別人,這是大眾需要去學習的一課,我也在檢視自己過去是否有一樣的偏見跟態度。

而實際與傷友們接觸後會知道,這是500個個體,相互之間變異性很大,有些人是第一次去這樣的活動、有些人本來很內向,第一次被同學拉去,也有人確實很外向,常參加這一類的娛樂活動。

這群孩子被迫一夕成長,卻也展現了讓人驚訝的成熟與正向力量。最近有個傷患說,他本來就喜歡參加表演活動,最近又開始參加這類型的活動,因為這就是他喜歡的,他要繼續擁抱喜歡的事物。這是很好的態度,因為這個興趣沒有錯,而是有沒有做到安全的問題。也有人說,雖然因為嘗試新事物而受傷,但他希望未來還是有勇氣可以去嘗試。

甚至也因為八仙,而重新認識家人,意識到自己的父母老了、妹妹原來壓力很大等。有人可能因此家庭關係拉近,這是另一種收穫,也變得更會把握,因為能相聚不是那麼自然的事情。

許多家長因為這個事件,很自責、很害怕擔心失去這個小孩,變得非常保護,甚至傾向限制孩子參加任何可能有風險的活動,這是本能。對孩子來說,他們明白這是愛,但是,這是孩子未來的人生,他們也想展翅高飛,只不過現在缺乏勇氣,這時更是需要父母的鼓勵與祝福,讓父母再給一些空間讓孩子去闖。我自己也是媽媽,我看到這之間的拉扯跟不容易,我也希望反過來提醒自己,希望我能這樣去教育小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