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現場二:醫院急診現場

解晉一(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內科主任,淡水馬偕院區大量傷患總指揮):下次的災難不會長一樣,只能把自己準備好

解晉一(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內科主任,淡水馬偕院區大量傷患總指揮):下次的災難不會長一樣,只能把自己準備好

作者:李佳欣 圖片來源:馬景平

八仙樂園發生大量傷患事故的當下,消防單位通報主管機關後,第一時間在災難現場擔起到院前所有救災指揮工作。在緊急救護人員拼命將傷患後送到鄰近醫院的同時,各急救責任醫院也開始動員待命,同時啟動「大量傷病患機制」來應變。

當晚,最靠近八仙的淡水馬偕醫院首當其衝接受第一波災難衝擊。

「我才剛下班回家,正準備休息,居然就接到報社記者打來的警訊電話。」馬偕醫院急診內科主任解晉說。預感傷勢可能衝擊淡水院區的應變人力,解晉一正開始思考是否該回醫院查看的,醫院就傳來「333」(大量傷患群呼返院應變的簡訊通知)。

原來,國內各急救責任醫院平時就有大量傷患的應變計劃,每年也都會進行相關演習。一旦突發的醫療需求超過醫院原本編制所能因應,就會發出訊息通知。所有跟急救工作相關的醫護人員也得暫停手邊工作、接受特定的任務編組,迅速加入應變搶救工作。

解晉一趕到現場時,醫院前已停滿救護車,現場瀰漫燒濃濃燒焦味、地上仍可見傷患掉落的皮膚,四處是紗布與一灘灘混雜著彩色粉末跟血跡的積水,每張推床旁都圍滿了家屬、救護人員,還有前來採訪的記者穿梭其中。看到許多年輕病人身上大範圍燒燙傷破損的傷口,極度痛苦的感覺一陣陣襲來、不忍卒睹。

「但其實那時,心裡卻也放下一塊大石頭,」解晉一說,本來看電視新聞跑馬燈寫「爆炸」,以為傷患全是斷肢殘臂、內臟破裂,還一度忐忑院內開刀房、血庫存量不夠用,憂心該啟動多少外傷搶救人力才夠。

雖然傷勢低於預期,但解晉一看急診室幾乎爆滿,外頭卻還有救護車不斷湧入,估算發現馬偕已收了近60名大面積灼傷病人,趕緊打電話拜託勤務中心別再把病人送來,並提醒救災救護指揮中心,啟動雙北急救責任醫院相互支援機制,以社會重大事故積極應變。

解晉一解釋,燒燙傷的患者最危險的是吸入性燒傷,氣管會因燒灼而快速孿縮,得搶在氣管未完全塌陷時給予插管急救。插管病患若使用呼吸器、ECMO等加護設備,也非一般病房能因應。

至於一般大面積灼傷的病患,因皮膚保護喪失,為避免各種感染,理想上最好有專屬正壓隔離病房燒燙傷病房或重症加護病房,可降低引發敗血症致死的機會。

因此,若急診收了病患卻沒有足以安置的重症病房,很可能影響病人未來的存活率。

他又走回工作站看名單,插管的病人有20個,剩下的ICU只有10床,他趕緊召集院內應變指揮中心其他主任醫師,並報告院長,商討轉院的可能性。

起先大家都覺得不是好主意。第一,病人傷勢嚴重,此時轉院,勢必要有醫師陪同,但每個人都忙著搶救病人,哪有多餘人力?再者,恐怕也沒有醫院敢收,因為要是病人不幸在轉院途中惡化,醫院間的責任很難釐清。

但解晉一認為一切以病人的利益為優先,資源不足,就不能硬收。加上急診醫學會在理事長的應變之下這時也成立了災難應變line群組,自發性地動員全台各家醫院急診主任協助調度病床,解晉一看到不少醫院都主動願意提供病床,相信其他醫院願意協助。他立刻告訴年輕醫師,「如果轉了有人要罵,我來承擔!」,他深深相信全國急診轉診網絡應會緊密結合互助共體時艱。

所幸,院內應變指揮中心的後勤組在此時傳來振奮的消息,「台北馬偕已經緊急調度出10張加護病房等的空床」,解晉一立刻著手安排轉院。加上多位休假中的醫師主動趕回支援,願意分頭隨車一路為插管病人壓著甦醒器到台北院區。將近11點半,八仙的傷患開始朝台北市區的醫院分流,急診室的病人也陸續送至病房,解晉一看情勢趨緩,才放心將指揮任務交接給院長,並趕回協助台北總院的大量傷患應變任務。

解晉一分析,這次面對大量傷患事件,平時壅塞嚴重的急診室反而是「短痛」。原因在於醫院的「緊急應變指揮體系」發揮了功效,有熟稔指揮、操作明確的指揮官,加上高層主管坐鎮、能準確分配任務,各單位責任清楚,配合度高,因此能在混亂時第一時間給病人適當安置。

像是當晚很快就與住院病房取得共識,由急診醫師完成插管、給予中心靜脈導管等侵入性工作,一旦生命徵象穩定,就轉送加護病房,再由整外醫師、護理人員接力協助植皮、換藥等工作。

「但下次的災難不會一模一樣,新的問題不一定能因應。你只有準備著,並且不斷去設定更多的情境、反覆演練、鍛鍊,萬一災難真的來臨時,才能積極有效的應變。」解晉一說。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