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場景二:馬偕燙傷中心病房

陳媺媺(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燙傷中心護理長):以前燒燙傷病房一直被笑什麼時候關門

陳媺媺(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燙傷中心護理長):以前燒燙傷病房一直被笑什麼時候關門

作者:李佳欣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曾被同事笑問何時關門的燙傷中心病房,在八仙意外中協助團隊撐過一場場持久戰,多年來的默默終於重新被照亮。

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燙傷中心護理長陳媺媺從事護理工作38年,14年前進入「馬偕燙傷中心」,但同時面對數十位的燒燙傷患,還是38年來第一次。

八仙當晚,她正準備休息,看到手機十幾通未接來電,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打回醫院第一件事,就是趕緊連絡病房清空待命。「這幾年各醫院燒燙傷人數不多,一次大概4個就算很多了,」陳媺媺心裡清楚,依現有的人力與物資配置一定無法因應。

趕回燙傷中心,她立刻拉著推車到院內藥局收集點滴與敷料,「第一天的輸液非常重要,」陳媺媺解釋,燒燙傷患體液大量流失,若未適時補充很可能造成腎衰竭,需一輩子洗腎。換算下來,一個人24小時內就需要約1萬CC,至少20瓶的點滴。

但輸液過量也會造成肺水腫、呼吸困難。陳媺媺當時擔心其他護理人員忙不過來,疏於巡視,每隔一小時她就蹲到每張床邊,親自觀察傷患的尿量是否正常。

第二天開始,護理團隊就進入不斷換藥、清理傷口的循環。其實,燒燙傷的照顧,護理人員與醫師幾乎就像上帝的左、右手,缺一不可。換藥動作要快,才能減少傷口暴露時間降低感染;也要溫柔,才不至於撕裂了傷口。

但因為台北馬偕收治的病人只有8人住進燙傷中心,院方特地找了有經驗的護理師成立換藥小組,到其他病房輪流協助指導換藥。

陳媺媺說,未曾接觸燒燙傷患的護理師看傷勢嚴重,不免出現心理障礙。尤其初期,傷患須作「焦痂切開術」來減壓,當醫師手術刀一劃,傷口就會立刻「繃」地一聲彈開,皮開肉綻的景象十分怵目。(註)

也可能會怕弄痛病人而動輒得咎。當時有些外院來訓練的實習生告訴陳媺媺,在他們醫院光是替一位20%燒燙傷的病人換藥,就得花上兩、三個小時。

「原本很不想再去回憶當時心情,壓力真的很大,」陳媺媺講著,眼眶突然又紅了起來。原來,看傷患個個年輕、又是家庭中的希望,陳媺媺覺得自己身負重任。她心裡很害怕失去這些孩子,總是一直跟護理師們說:「我們病房一個都不能少。」

好在照顧期間,燒燙傷團隊對傷者的控制疼痛很有經驗,很多年輕的孩子像在做夢中完成換藥,清醒時甚至記不得換藥的艱苦。而營養師也加入協助,指導傷患如何攝取蛋白質高的飲食,促進體力恢復。

而病人住院期間,陳媺媺的孩子,與其他護理師的家屬也義務協助如剪網套、溫熱點滴,餵傷患吃飯等工作;馬偕行政團隊的同仁則照顧第一線工作人員,每天為他們削水果、準備食糧,解決採購新醫材等大大小小繁瑣的事項。

八仙後社會開始理解燒燙傷病房的重要性,但整體而言還是「夕陽產業」,很少醫院願意投入。「我們病房過去每個月要虧100萬,」陳媺媺說,以往免不了被同事開玩笑「你們病房關門了沒啊?」但養兵千日用在一時,這次她突然覺得自己又亮了起來。

最後,燙傷中心病房的患者,真的一個都沒少。

註:八仙傷患多是環狀灼傷,因此傷肢一腫脹,原本蜷曲呈皮革狀的皮膚,就會像裹在外層的緊身衣,嚴重阻礙血液循環,又稱為「腔室症候群」。需趕緊減壓,以免組織循環不良而壞死、截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