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場景二:陽光基金會台北重建中心

洪詩媛(陽光基金會職能治療師):不多做一點,怎麼來得及給傷友復健

洪詩媛(陽光基金會職能治療師):不多做一點,怎麼來得及給傷友復健

作者:李宜芸 圖片來源:馬景平

在陽光基金會台北重建中心的一角,一位女孩看著陽光基金會職能治療師洪詩媛手上的壓力衣膚色頭套,眼淚迸出眼眶。洪詩媛為女孩套上為她量身訂製的頭套後,拿著筆描繪出眼睛、嘴巴、耳朵的位置,準備開洞。但女孩的眼淚浸濕了頭套、模糊了筆跡,「別哭了喔,這樣我得不停重畫,」洪詩媛溫柔地說。

壓力衣是燒傷患者重要的復健一環。二度以上的燒傷傷口在兩週後會開始癒合,接下來會慢慢形成疤痕,為了抑制疤痕的增生,傷患必須量身訂製壓力衣,無時無刻穿著。一位燒傷患者全身上下可能需要16件壓力衣,包括頭套、頸圈、上衣、袖套、腳套等,每個人都需製作2套每天換洗,「到目前,我們已經製作了上萬件的壓力衣,」洪詩媛粗估。

很難想像,光一隻手的手套,需要測量每根手指頭長度與每個指節的指圍。光量身就需要2~3小時,一天最多就是為4個人量身。

量身完需經過7~10個工作天的打版、製作,製作好的壓力衣試穿後還需要修改,每次修改都是0.1~0.2公分的更動,就連過去從事婚紗製作的師傅都說,功比婚紗還細。

由於住院期的患者會瘦相當多,隨著患者出院後的體型以及手術後傷口、身體狀況改變、壓力衣彈性鬆弛,製作完成後仍需頻繁的檢查和修改,每半年就需重新製作,近期又是製作壓力衣的高峰。

不同於壓力衣廠商,在陽光基金會,壓力衣是交由治療師量身、打版,並聘請專職車縫師傅製作;早在1998年時,陽光就看見燒傷患者壓力衣的需求,並曾派工作人員到香港親身學習壓力衣製作。

「試穿是治療師的夢魘,」洪詩媛說,壓力衣需要搶時間,當時多數傷者都還在住院期間,必須到醫院量身才能趕得及傷者出院後使用。然而傷者新生皮膚脆弱,協助穿著壓力衣時,一定會帶點摩擦力,過程非常地痛。「很多傷友知道要試套壓力衣,就開始哭,家長也會在旁邊叮嚀能不能再小力一些,覺得自己像個惡魔,每次去醫院或離開醫院時心情都會很差。」

以往陽光一年頂多近百個案,八仙後一次湧入300位。那時為了趕工,就連颱風天都在加班,甚至連洪詩媛難得從國外回台度假的另一半也加入志工行列幫忙打電話,每天只能隔著窗戶看著彼此。

回想這段,雖然辛苦、壓力也大,但洪詩媛說:「我們都知道不多做一點,後面無法交給個案。」

而對洪詩媛而言,傷友帶給他們的似乎更多。「其實我們從傷友身上,吸取到很多能量,他們好了回家,出去玩又帶著食物回來找我們,就會讓我們有動力走下去。我們都很想跟他們講說,你們不放棄的態度,比明星更耀眼。」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