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週年特集/一場意外、10分鐘、499個傷疤、365天後......

場景三:陽光基金會民生重建中心

翁立窈(陽光基金會督導):用愛支撐他們,傷痕會變成不一樣的祝福

翁立窈(陽光基金會督導):用愛支撐他們,傷痕會變成不一樣的祝福

作者:李宜芸 圖片來源:馬景平

那一晚,陽光基金會物理治療師督導翁立窈在看到八仙新聞的剎那,心想:「完蛋了。」翁立窈曾在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燒燙傷中心服務6年多,就像自動導航程式般,翁立窈腦中不斷跑出許多疑問:那麼多人要送多少家醫院?每家教學醫院病房也有限,該怎麼收這麼大量的病人?

她深知傷友復健路的辛苦,除了忍受傷口帶來無比的痛,為避免疤痕孿縮導致的身體活動受限,出院後須持續復建約1~3年,即便如此努力,最終還是有些傷勢嚴重者留下無可避免的身體變形;此外,疤痕的印記也會跟著身體一輩子,這些都有可能影響到後續回歸學校及職場。她心裡曾冒出:「是不是不要救好了?」甚至認為過世也是一種解脫,因為「活下來太辛苦了,」翁立窈沉重地說出可能多數人當下不願說的話。

但她同時也知道燒燙傷患者急性期的復健相當重要,比如急性期的擺位、關節活動很重要,早期介入能事半功倍,若沒有接受復建活動,病患出院後的復健路會更加艱辛,「在急性期,治療師不趕快進去,會太晚。」雖然早已離開第一線現場,但她仍心急地在個人網誌上記錄下過去治療燒傷病人的注意事項,「我知道醫護人員看不到,但家屬可能看得到。」當時一位學長正巧要辦講座談治療師對燒燙傷知能的增進,她趕緊整理過去7年的經驗與現場治療師分享。

比如在最初期在病房,就要與整形外科醫師、加護病房合作合作,做一些簡單的擺位,降低水腫。比如,讓傷友腳掌往上勾,未來才不致變成垂足;要把雙手、雙腳擺成大字型;也要開始做一些關節的活動等。甚至在患者醒來後,與他對話,讓他不要怕。

她坦言,最怕就是在最初期,醫護人員忙著急救,忽略了復健這塊,耽誤了這群孩子的復健。

後來,因為陽光基金會需要立刻擴充量能,成立許多復健中心,基金會來邀請翁立窈擔任督導,她馬上就答應。陽光短期內要增加許多新進人力,需要有人來訓練指導,「我將經驗傳給5個人,如果每位治療師手上有10位傷友,一次就能幫助50位傷友。」

為傷友復健的過程,她發現這群年輕人很不一樣,不只有活力,也會互相打氣。「他們碰到災難,如果大家用愛心去扶持他們,這場災難會變成不一樣的祝福,他們看待生命也會有不一樣的眼光,災難就變成他們生命中珍貴的禮物。」

「這些孩子身上有一些疤痕,有些人會有異樣的眼光,也有些酸民會說:他們活該。但如果傷友獲得了正向的力量,他們就會更有自信走出,或許未來大眾對於身上有顏損的眼光,不再是歧視,我覺得這是榮耀的痕跡,如果我們能夠支撐這些年輕人,那以後台灣社會會被他們托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