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陳淑蘭很震撼,「連我這樣的專業經理人都付不起,那一般家庭怎麼辦?我媽媽生病前,也是善良的納稅人,為什麼她老了,卻要這樣沒有尊嚴地被對待?」

以往參與擬定公共政策的她,當身為求助者,才發現求助者這麼卑微,這些政策對家屬有什麼意義?照顧媽媽的經驗打亂了奮鬥了前半生的理想,陳淑蘭忍不住哽咽。

她後來送媽媽到100公里外的新竹的照顧身障者的機構,一方面她負擔得起,一方面她打聽到工作人員細心專業。

這段經驗讓陳淑蘭決定不等政府了,她要自己蓋一家中產階級負擔得起、以收容失智為主的老人院。

她去找了教會系統,因為教會可能會有閒置空間,也找了懂得老人建築設計的建築師李文卿共同商討,「雖然蓋好時,媽媽可能已經等不到了,」陳淑蘭再度哽咽,未來老人失智有可以放心委託的地方,「也不枉老太太走過的這段路」。

現在陳淑蘭每個六、日,都到新竹看95歲的媽媽。

她回想,小時候媽媽去幫傭,讓她讀教會貴族學校,讓她一路求學、就業順遂,她對媽媽說,「以前妳打工,送我去教會學校,我們六日才能見面。現在也一樣,我工作,妳去上學,我們六、日見面。」

用味道和媽媽建立連結

媽媽是廣東人,特別重視吃,所以每個週末出發前,陳淑蘭回想以前媽媽教她的食譜,把過去遺忘的味道,一道道做出來。

例如她手做鮫魚丸,小時候她最恨這道費工的菜,現在幾乎每週都做。

因為媽媽咬了一口說:「筋度夠,合格」,淑蘭激動掩面拭淚,一吃家常菜,媽媽記憶就復活,「有一天,媽媽不記得我,但從這些家常的味道,讓我們還在一起,」陳淑蘭說。

 


<<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