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採訪幕後/不斷被日本照護人員嚇到

文/黃惠如

採訪幕後/不斷被日本照護人員嚇到

 

「你們工作人員都要那麼活潑嗎?」我問御多福日照中心負責人高橋克昭,他回答:「算是,就算一開始不活潑,久了就活潑了」。

因為御多福每個工作人員都活潑得像諧星。拍攝的前一天,高橋說要來飯店和康健工作人員討論拍攝細節,我一直擔心,不是所有細節都在email、電話中溝通清楚了,為什麼還要溝通?

沒想到,他們帶我們到居酒屋去溝通。雖然仍在居酒屋討論工作細節,但他們喳喳呼呼、凡事好奇。連看到我們從台灣帶去的筆記型電腦,也高聲叫大家來看鍵盤上的注音符號。

御多福每個工作人員拿出名片翻過來,都有他們化老妝的照片,因為在工作之餘,他們也去社區演話劇,讓大眾了解失智,每個人都有角色,「高橋是兒子和警察」。

隔天去日照中心拍攝,每個工作人員笑臉都裂到耳朵、放大聲量講話,像看了8小時的兒童台錄影,只是對象是失智老人。

到了東京,我又嚇到。練馬王園特養老人院的設施長中島真樹說「照護是有魅力的行業」。在台灣採訪安養護機構一遭,曾經聽過機構主管說「照護是下女的行業」。

中島看來溫文儒雅,卻做了很多改革,例如在練馬王園特養老人院不用機器洗澡、不包尿布,每個老人家可以在工作人員陪同下,外出旅行。

桃三交流日照中心負責人大井妙子不僅作為照護專業,就算做為女人而言,也是典範。她50歲才回學校唸書,考到照護士的證照,才開設了這家日照中心。她也說:「照護是互相支持的地方。」

見到形形色色的日本照護人,個性鮮明,且有想法、有創意,時時思考突破長照限制,日本領先的不只是長照制度而已。

*愛要及時!照顧我們所愛的人,從照顧中看見生命旅程陪伴的意義…60秒精采影音>>